联系方式
地址:上海市某某路1288号
电话:021-87654321
传真:021-12345678
邮件:che@shanghai.com
日本考虑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 避免“引起美方反弹”|宙斯盾|导弹
作者:作者1    发布于:2020-06-28 23:19:01    文字:【】【】【
摘要: 原标题:日本考虑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 避免“引起美方反弹” 参考消息网6月18日报道 日媒称,鉴于陆基“宙斯盾”系统部署计划停止,日本防卫省开始探讨进一步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根据原计划,到2021年春,海上自卫队将完成8艘“宙斯盾”战舰的部署

  原标题:日本考虑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 避免“引起美方反弹”

  参考消息网6月18日报道 日媒称,鉴于陆基“宙斯盾”系统部署计划停止,日本防卫省开始探讨进一步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根据原计划,到2021年春,海上自卫队将完成8艘“宙斯盾”战舰的部署。

  据日本《每日新闻》6月17日报道,日防卫省将推进探讨,将原计划部署于陆基“宙斯盾”系统的美国高性能预警雷达转为部署更多“宙斯盾”战舰和自卫队地面雷达站。

  报道称,如果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取消陆基“宙斯盾”系统部署计划,则防卫省将在探讨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具体数量的基础上,修订《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

  安倍晋三6月16日在首相官邸对媒体强调说:“防卫不能产生空白。我们将在(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认真讨论今后对策。”河野太郎防卫相当天在众议院安全保障委员会表示,取消陆基“宙斯盾”系统部署计划之际,可以考虑增加部署“宙斯盾”战舰这一选项。

  据日媒介绍,日本海自现有7艘“宙斯盾”战舰,还有一艘将于明年3月1日开始服役。日本政府已与美国签署了以约350亿日元(约合3.26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两套SPY-7高性能预警雷达系统的合同,定于2023年2月交货。据称,SPY-7可以同时探测和捕捉多枚反舰导弹和弹道导弹。可以认为,即使放弃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日本也将对相关武器装备进行有效利用,旨在避免引起美方反弹。

  资料图片:日本海自现役最新的“摩耶”号“宙斯盾”战舰。(日本防卫省官网)

  【延伸阅读】拦截弹助推器或天降附近民房 日本被迫停止部署陆基“宙斯盾”

  参考消息网6月17日报道 日媒称,日本政府当地时间6月15日宣布,将停止推进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部署进程,多位政府高官都表达了部署工作本身已经举步维艰的看法。此举原因在于已有证据证明,无法排除辅助拦截导弹推进的助推器,可能落在预定地点之外的可能性。

  据日本《读卖新闻》6月16日报道,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是通过预警雷达对来袭导弹的飞行弹道实施跟踪,在此基础上完成拦截的陆基反导设备,由预警雷达和拦截导弹发射装置等组成。2017年底,日政府决定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之后又选定陆上自卫队位于山口县萩市阿武町的睦演习场和秋田县秋田市的新屋演习场作为候选部署地。

  6月15日晚间,日防卫相河野太郎对记者表示,虽然此前已经向睦演习场周边居民解释说,拦截导弹发射后分离的助推器将肯定会落入演习场内,但目前看来并不可能。也就是说,重达200公斤的助推器将会从2000到3000米的高空落到演习场之外的任何区域。

  日媒介绍,事实上从决定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开始,秋田、山口两县的民众就对可能有物体落到自家房前屋后抱有强烈担忧。

  有日政府高官表示,如果助推器的掉落问题没有解决的希望,候选地选址工作也就会回到一张白纸的状态,陆基“宙斯盾”系统的部署已经是不可能了。

  报道称,要解决助推器的问题,需要对“标准”-3 Block2A拦截导弹本身进行大规模改装。据说此前防卫省已与美方进行过磋商,希望通过修改控制导弹的软件解决助推器的问题。河野表示:“鉴于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我们将停止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

  资料图片:日本防卫省代表与美军在陆基“宙斯盾”系统前合影。(日本防卫省官网)

  资料图片:陆基“宙斯盾”发射带有助推器的“标准”-3拦截导弹想象图。(美国防部官网)

  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的决定从一开始就在费效比方面引发了质疑。两套系统再加上导弹总计花费约7000亿日元(约合65亿美元)。有日政府高官透露说:“之所以引进这么昂贵的武器装备,无非是因为美国特朗普政府执意要求盟国提高防卫开支。”

  日媒介绍,加之近年来,周边国家研发出了具有变轨能力的弹道导弹,即便是有了陆基“宙斯盾”系统也难以应付,再次引发了关于引进陆基“宙斯盾”是否划算的质疑之声。而决定停止部署计划的主导者河野防相本人,被认为倾向于把预算投向太空、网络空间等重要性更高的新战场。

  也有观点认为,一旦停止部署,可能会影响对美关系,因为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包括陆基“宙斯盾”在内的高额采购已经成为有效的外交工具。

  为此日政府也公开表示,日本并未在引进防卫装备方面交白卷,如果不再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将会研究从美国采购其他装备的方案。

  日本政府今后将密切关注美国大选的选情,重新研究日本的导弹防御态势。

  报道称,作为日本综合导弹防空能力的关键环节,日本政府在2017年12月决定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2018年底内阁通过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中,也以“多层次、全时段保卫我国免受弹道导弹的攻击”为由,明确写入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的内容。

  日本现有的导弹防御态势分为两段,第一段是海上自卫队的“宙斯盾”战舰上搭载的“标准”-3拦截导弹,第二段是当“标准”-3导弹拦截失败后由本土部署的“爱国者”-3地空导弹在低空域实施二次拦截。

  河野也在6月15日对记者表示,今后将继续由“宙斯盾”战舰负责导弹防御。

  安倍在6月12日听取了河野防相等人的报告,批准了停止部署的方针。日本政府将于近日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正式作出停止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的决定,并就未来的应对展开讨论。

  (2020-06-17 10:52:09)

  【延伸阅读】2部雷达能买1艘驱逐舰!日本重金采购陆基宙斯盾 或招致民众强烈抗议

  参考消息网10月23日报道 8月1日,自卫队决定正式引进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发生产的引入陆基“宙斯盾”系统(英文缩写LMSSR)。近几年来,自卫队除强化传统的海基反导力量建设外,还积极着手部署陆基反导体系。

  早在2017年8月,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就向美国防部长马蒂斯正式提出希望采购该系统的请求并获同意。“宙斯盾”系统一般搭载于防空驱逐舰,当敌方发射弹道导弹时,游弋于海上的“宙斯盾”防空驱逐舰可在第一时间发射SM-3型导弹,在大气层外拦截敌弹道导弹,拦截高度超过100公里。而所谓陆基“宙斯盾”系统即为“宙斯盾”防空驱逐舰的陆上配置版本,系统性能和作战方式与前者大致相同。

  从美军运用成效而言,当前陆基“宙斯盾”系统已具备实战拦截能力。该系统于2016年5月首先配置于罗马尼亚戴贝塞尔空军基地,该系统所用软件为最新研发的BMD5.OCU版本,能够发射SM-3-IA/B型拦截导弹。2018年,该系统的软件又升级为BMD5.1版,能够发射更新型的SM-3-IIA型导弹。该系统操作人员为11人,由美国本土的海军第6舰队所属第64任务部队派遣,每6个月轮换一次。

  陆基“宙斯盾”系统的探测设备外形和“宙斯盾”防空驱逐舰的舰桥相似,是一幢下宽上窄的建筑物,由SPY-1型超远程对空雷达、多任务信号处理系统和指挥通信管理系统构成。不同于“宙斯盾”防空驱逐舰的Mk41型垂直发射系统分别设置于舰桥前后,出于安全考虑,陆基“宙斯盾”的拦截打击系统与探测设备分开设置,且距离较远。以罗马尼亚基地为例,拦截导弹发射系统与探测设备相距500多米。此外,陆基“宙斯盾”系统由多个系统模块组装而成,可根据具体情况随时拆分,具有较强机动能力。

  在引入陆基“宙斯盾”过程,自卫队着重关注以下几个的问题。第一是控制采购价格。一部陆基“宙斯盾”价格约为800亿日元,而建造一艘“宙斯盾”驱逐舰的造价超过1600亿日元,显然前者更省军费。第二是确保人员到位。在引入该系统后,列装该系统的部队是分别隶属陆海空自卫队,还是将之打造成三军联合作战部队,这一点尚无定论。此外,陆基“宙斯盾”所需人员除执行作战任务的操作人员外,还包括维护保养和警备人员。根据测算,每部系统须配备100人左右,比起乘员约310人的爱宕级防空驱逐舰可少配备不少人员。

  不仅如此,为确保快反警戒能力,“宙斯盾”驱逐舰须常态化保持运行状态,导致人员疲惫不堪,而引入陆基“宙斯盾”则可能大幅缓和目前工作的紧张态势。不过,海自今后将维持8艘“宙斯盾”驱逐舰的运行机制,如在此基础上采购陆基“宙斯盾”的话,势必要增加海自编制员额。第三是提前考虑设置合适的场所。陆基“宙斯盾”很可能部署于日本海沿岸的某处基地,由于该系统的导弹发射装置固定于地面并能发射大功率电磁波,此举必然招致周边民众的强烈抗议。作者/Katan

  资料图:部署在罗马尼亚的陆基“宙斯盾”系统

  (2018-10-23 00:09:01)

  【延伸阅读】军情锐评:高度警惕!日本新宙斯盾舰或可削弱中国反舰威慑力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 据日本《产经新闻》7月31日报道称,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一艘“宙斯盾”战舰下水仪式于7月30日在横滨市举行,该舰被命名为“摩耶”号,预计将于2020年3月服役,该舰的最大卖点是搭载了“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曾担任海自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宙斯盾’舰是象征一个国家军力的‘超级力量’。威慑力和运用效果不可估量。”那么“摩耶”号的作战能力究竟如何?是否有宣传的那么强大?对日本海自的战力提升又有何帮助?本文就此为您简析。

  舰名继承二战日本重巡 最后被美潜艇击沉

  此次下水的日本最新驱逐舰“摩耶”号(舷号179),为日本海自装备的第7艘“宙斯盾”战舰,其舰名实际继承自二战日本海军的高雄级重巡洋舰3号舰“摩耶”号,和此前服役的6艘“宙斯盾”战舰的舰名一样,均有浓厚的“军国主义复兴”意味。最早服役的4艘金刚级驱逐舰除3号舰“妙高”号(二战妙高级重巡)、4号舰“鸟海”号(高雄级重巡4号舰)外,另外2艘均沿用了二战金刚级战列舰的舰名(“金刚”和“雾岛”)。之后的2艘爱宕级(又称“金刚改”)驱逐舰,舰名分别继承自高雄级重巡2号舰“爱宕”号,以及妙高级重巡“足柄”号。

  二战日本重巡“摩耶”号的模型封绘图,该舰的艏楼前只有2座主炮塔,比姊妹舰少一座。(图片来源于网络)

  二战“摩耶”号重巡的名称源自日本兵库县的摩耶山,其所属的高雄级(首舰名称源自京都附近的高雄山,与台湾高雄市无关),是二战前日本建造的最后一级“条约型重巡”(吨位和舰载火力受华盛顿海军条约限制),日本则称其为“最强条约重巡”。“摩耶”号重巡全长203.7米,满载排水量1.27万吨,最大航速35节,火力配备包括4座双联(共8门)50倍径203毫米主炮,6座双联127毫米高射炮,4座四联610毫米鱼雷发射管等。受20世纪20年代末开始的经济危机影响,当时负责建造工作的川崎神户造船厂几乎破产,后来在日本海军的介入下勉强动工,竣工后的“摩耶”号的主炮火力实际要弱于另外3艘姊妹舰(均配备有10门203毫米主炮),但相应增强了防空能力,在整体作战性能方面,该舰在当时世界上处于先进水平。

  “摩耶”号于1932年6月投入服役,于1937年7月参加了日军入侵中国海南岛作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曾先后参与日军入侵马来西亚、菲律宾、瓜达尔卡纳尔岛、阿留申群岛、马里亚纳等一系列战役。1944年10月,“摩耶”号随另外3艘姊妹舰一同参加了莱特湾海战。当年10月23日,其所在的日军舰队在巴拉望岛水域被美海军潜艇发现,其中“摩耶”号被美军“鲦鱼”号潜艇误认作金刚级战列舰,在通过巴拉望水道时连续被4枚鱼雷命中,短短8分钟内就沉没了,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资料图片:2018年7月30日,“摩耶”号(179)导弹驱逐舰在横滨举行下水仪式。(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天的“摩耶”号驱逐舰继承这一舰名,恐怕是沾不到“前辈”的光。果不其然,在7月30日的下水仪式上,布置于舰艏的彩球未能顺利打开,这无疑不是个好兆头。“摩耶”号导弹驱逐舰全长170米,标准排水量8200吨(满载排水量将超1.1万吨),尺寸虽与“前辈”不相上下,但作战能力早已今非昔比。除一门127毫米舰炮,和96单元垂发导弹系统外,该舰将搭载“宙斯盾”基线J7战斗系统(相当于美军的“宙斯盾”基线9系统,具备海上反导能力)和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的AN/SPQ-9B雷达系统,该系统能够在强电子干扰环境中发现并追踪低空飞行的高速反舰导弹目标。

  新舰能借预警机隔山打牛 CEC系统成力量倍增器

  据《产经新闻》报道称,曾担任日本海自护卫舰队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CEC是一种即使本舰雷达未能探测到,只要友军其他(舰载或机载)雷达探测到目标,就可以协同拦截的网络化火控系统,这是海自多年来都想实现的目标”。他还补充说:“比起只依靠单艘战舰的探测能力,这种系统能同时共享多艘‘宙斯盾’战舰的作战情报,更能为(反导或防空)拦截争取时间。”

  “协同作战能力”(CEC)系统是美国海军于1987年开始,在C3I(“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指挥自动化技术系统基础上,为加强海上防空(反导)作战能力所研发的网络化作战指挥控制通信系统,其最大特点就是可以利用网络技术,将一个航母打击群中的各艘战舰上的雷达、火控系统、武器系统与舰载预警机(未来还包括有人隐身战机、无人机、高空监视飞艇等)联网,实现实时作战信息共享,使每艘战舰都能及时掌握战场态势和敌军目标动向。

  如图所示,CEC系统可借助预警机探测地平线另一侧的敌军导弹,使拦截舰能在更远距离上探测到敌军反舰导弹,还能借助友军战舰提供目标数据支援,并发射“标准”6导弹拦截。

  关于CEC系统的有效性,美海军近年为应对“反区域拒止/介入”(A2D)能力,已在以CEC系统为骨干的基础上,发展出名为“海军一体化火控-防空”(NIFC-CA)的作战系统,并进行了试验。2016年9月12日,美海军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联合举行的试验中,首次成功利用一个雷达地面站,将一架F-35隐身战机通过“多功能先进数据链”(MADL)传送的敌军目标数据,传送给了一个海军“宙斯盾”系统,后者在获得数据后发射一枚“标准”6舰空导弹将模拟目标摧毁。

  即使是功率和性能再强大的雷达(不论陆基,还是舰载),都会受到地球曲率的影响,无法探测到地平线另一侧的目标。此外,这2类雷达还容易受到地形、海面杂波等客观因素干扰。但像“摩耶”号这样的“宙斯盾”战舰在配备CEC系统后,其舰载“宙斯盾”系统配备的SPY-1系列相控阵雷达,就可以接收来自空中E-2D“先进鹰眼”预警机提供的目标数据,发射“标准”6远程舰空导弹,打击舰载雷达探测范围外的单个或多个目标,实现“隔山打牛”的效果。这一作战能力也是日本海自所梦寐以求的,为此,日本已订购了4架E-2D预警机,预计将于2020年交付。

  从上述性能指标中,我们不难看出,在“摩耶”号和另一艘目前在建的同型舰(第8艘“宙斯盾”战舰)服役后,日本海自的海上防空和反导能力无疑将大幅提升。特别是通过CEC系统,日本海自的战舰在未来还能与美海军战舰和预警机联网作战。尽管目前海自宣称只在这2艘战舰上配备CEC系统,但并不排除在试验后,在另外6艘“宙斯盾”舰及其他战舰上配备CEC系统的可能性。利用CEC这一“力量倍增器”,日本海自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以及巡航导弹的“饱和攻击”威慑能力,这点是值得人们高度关注的。(文/黄晋一)

  图为下水仪式后在拖船帮助下出港的“摩耶”号。

  (2018-08-07 00:06:00)

脚注信息
菲娱国际2娱乐机电设备 Copyright(C)2009-2022